• <tr id='lhjm0h'><strong id='lhjm0h'></strong><small id='lhjm0h'></small><button id='lhjm0h'></button><li id='lhjm0h'><noscript id='lhjm0h'><big id='lhjm0h'></big><dt id='lhjm0h'></dt></noscript></li></tr><ol id='lhjm0h'><option id='lhjm0h'><table id='lhjm0h'><blockquote id='lhjm0h'><tbody id='lhjm0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hjm0h'></u><kbd id='lhjm0h'><kbd id='lhjm0h'></kbd></kbd>

    <code id='lhjm0h'><strong id='lhjm0h'></strong></code>

    <fieldset id='lhjm0h'></fieldset>
          <span id='lhjm0h'></span>

              <ins id='lhjm0h'></ins>
              <acronym id='lhjm0h'><em id='lhjm0h'></em><td id='lhjm0h'><div id='lhjm0h'></div></td></acronym><address id='lhjm0h'><big id='lhjm0h'><big id='lhjm0h'></big><legend id='lhjm0h'></legend></big></address>

              <i id='lhjm0h'><div id='lhjm0h'><ins id='lhjm0h'></ins></div></i>
              <i id='lhjm0h'></i>
            1. <dl id='lhjm0h'></dl>
              1. <blockquote id='lhjm0h'><q id='lhjm0h'><noscript id='lhjm0h'></noscript><dt id='lhjm0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hjm0h'><i id='lhjm0h'></i>

                學會新聞

                ...

                關註微信公眾號

                呂薇: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高質量創新的有力驅動
                2020-08-04

                導語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系統總結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13個方面顯著優勢,全面回答了在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上應該“堅持和鞏固什麽、完善和發展什麽”這個重大政治問題。“經國序民,正其制度”,習近平總書記曾強調:“我們說堅定制度自信,不是要固步自封,而是要不斷革除體制機制弊端,讓我們的制度成熟而持久。”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究竟“優”在哪裏?要做到在守正中創新、在創新中守正,還應「如何固根基、揚優勢、補短板、強弱項?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百位專家談中國制度》,特邀百位專家縱論優勢、聚焦發展。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研究員、清華大學技術創新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呂薇就"高質量發展,離不開高質量創新的有力驅動"這一觀點進行解讀。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創新成為發展的第一動力。進一步完善創新體系和政策,提高創新質量和效率,以高質量創新促進高質量發展,既是貫徹新發展理念、破解當前經濟發展突出矛盾和問題的關鍵所在,也是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重要抓手。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提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以來,我國的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取得了重大進展,為經濟可持續發展提供↘了重要動力。在實踐過程中,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關鍵是什麽?

                呂薇:

                首先我們要營造一個有利於創新的體制、機制、環境,這是最關鍵的。然後根據我們現在的創新的情況要補短板,補短板很重要的就是要Ψ 加大基礎研究的投入,提高原始創新能力。體制機制方面,我覺得最關鍵的首先就是要營造有利於創新的環境,要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促進各種所↓有制、各種規模和技術路線的企業公平競爭;要建立審慎包容的監管體系,要使新的技術、新的產品、新的服務、新的模式,允許他們先行先試。

                現階段,我國大學和科研機構的治理結構與功能的匹配仍需改進,產學研的職能定位時有錯位。針對這些問題,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中明確: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我們應該如何做才能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讓產學研真正實現深度融合呢?

                呂薇:

                在2006年的國家中長期科技規劃綱要當中就提出了要建立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這次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了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這說明產學研結合要向更縱深去發展。從國際上來看,大部分大學它的成果轉化有專業的技術轉移中心,為什麽?因為技術轉移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過程,需要▅對市場、融資和未來的市場開拓都要有一個綜合⊙的考慮,但是大學老師很難去掌握這麽多方面的知識,所以下一步產學研深度融合,我覺得關鍵可能還是要對產學研進一步地明確定①位,各司其職。

                知識產權可以說是打開創新發展的“金鑰匙”。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知識產權制度從無到有、不斷健全,在保護知識產權和環境營造方面取得了世界矚目的成績。未來,我國如何做才能從知識產權大國向知識產權強國邁進?

                呂薇:

                近些年來我們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一個就是在※立法方面,不斷地完善知識產權的法律,比方說現在專利法、商標法、版權法都進行了進一步的修改。第二個就是我們對執法加強了力度,和國際上相比,中國的知識產權執法體系是雙軌制,有中國的特色,一個是司法保護,另外一個是行政執法。現在有一些國家也覺得我們的行政執法是很有特色的。現在應該說我們是一個知識產權的大國,比如商標和發明專利的註冊和申請量,我們已經連續多年是世界第一了。但是我們下一步是要如何提高知識產權的質量和它的產業化應用。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中提出:建立創新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機制,積極發展新動能,強化標準ω引領,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在實踐中我們如何加快科技成果轉化的步伐,讓更多科技成果惠及老百姓呢?

                呂薇:

                過去我們可能政策比較重視的是在供給側鼓勵你去投入的政策多一點。但是實際上創新了以後,我們還需要需求側的政策,為什麽講需求側,因為要鼓勵大家去用。中國創新的一個很大的優勢就是我們有巨大的市場,比如我們的互聯網企業,像阿裏巴巴、騰訊為什麽在短期內能夠發展那↑麽快?一個就是說它們的模式和產品或者服務是市場需要的。另外一個我們有7、8億的互聯網用戶,這是個巨大的市場,新的產品、新的服務、新的模式很快就能大規模地發『展。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研發經費支出總量居世界第二;研發人員總數居世界第一;研究開發支出占GDP的比重達到2.18%,超過部分高收入國家的水平;國際科技論文總量和被引用量居世界第二,近年來專利申請量持續居世界第一。此外,我國創新型企業在國際上的地位快速提升,數量不斷▼增加。目前,企業的研究開發支出占全社會的比例超過75%,企業科研人員數量占比超過70%,國內發明專利申請和授權中,企業ㄨ占比超過60%,湧現出華為等一批創新型企業。未來,創新發展將為全社會帶來源源不竭的動力,開創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來源:央廣網,2020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