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CPc88n'><strong id='CPc88n'></strong><small id='CPc88n'></small><button id='CPc88n'></button><li id='CPc88n'><noscript id='CPc88n'><big id='CPc88n'></big><dt id='CPc88n'></dt></noscript></li></tr><ol id='CPc88n'><option id='CPc88n'><table id='CPc88n'><blockquote id='CPc88n'><tbody id='CPc88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Pc88n'></u><kbd id='CPc88n'><kbd id='CPc88n'></kbd></kbd>

    <code id='CPc88n'><strong id='CPc88n'></strong></code>

    <fieldset id='CPc88n'></fieldset>
          <span id='CPc88n'></span>

              <ins id='CPc88n'></ins>
              <acronym id='CPc88n'><em id='CPc88n'></em><td id='CPc88n'><div id='CPc88n'></div></td></acronym><address id='CPc88n'><big id='CPc88n'><big id='CPc88n'></big><legend id='CPc88n'></legend></big></address>

              <i id='CPc88n'><div id='CPc88n'><ins id='CPc88n'></ins></div></i>
              <i id='CPc88n'></i>
            1. <dl id='CPc88n'></dl>
              1. <blockquote id='CPc88n'><q id='CPc88n'><noscript id='CPc88n'></noscript><dt id='CPc88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Pc88n'><i id='CPc88n'></i>

                學會新聞

                ...

                關註◤微信公眾號

                《經濟觀㊣察報》|陳勁:新基建的建設需要問題導向
                2020-08-04

                “新基建發生在賽博空間,老基建則是發生在物理空間。”

                當被問到關於新基建定義時,陳勁提出了這樣的劃分。他是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創新創業與戰略系教授,清華大學技術創新研究中心主任。26年前,他在中國最早提出“自主創新”理論。

                如今陳勁著眼於整合¤式創新的思考,如果從這○個視角,新基建就不應該是一個單獨的概念。“新基建應該和老基建融合,而不是單獨搞一個新基建。”陳勁說。

                4月20日,國家發改委首次就新基建的概念和內涵︽作出正式解釋:新型基礎設施是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信息〖網絡為基礎,面向高質量發展需要,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基礎設施體系。

                但對ω於新基建的定義,仍有許多不明確:新老※基建區別在哪裏?新基建和老基建是什麽關系?哪些設施屬於新基建?哪些不屬於?對於新基建這樣一個新的模式,在沒有任何參考案例的情▆況下,會面臨什麽樣的挑戰?

                當新□ 冠疫情蔓延,給經濟與社會帶來用永久性轉■變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所提出的“六穩”、“六保”成為了當下一切工作的核心。“‘六保’還是要以老基建為→核心,在此基礎上建①設新基建。否則,單獨建設新基建,很難有發展的前景,這就好像有了人工智能技術,但沒有應用場景一樣。”陳勁說。

                無論模式還是方法,新基建都是№一個新的名詞,國外沒有先例】可以借鑒。

                陳勁認為,在新基建♂建設中,企業一定是建設和投資的主體,政府可以通過產業基金、初期項目投資的方式進行引導。不過,根據過往經驗,這樣的方式很可能會導致盲目投資的問題。

                以集※成電路大基金為例,在大基金實施過程中,出現了中央和地方間的矛盾。大基金總裁丁文武就直指在大基金投資∑ 過程中出現了地方投資亂象。

                大基金成立至今對產業的推︾動作用毋庸置疑,但在一位集成電路產業界創業20余年的人士看來,大〗基金成了“財務投資”。很難說這樣的判斷正確與否,但從另一個角度也表明,產業引導基金可能面臨的挑戰。

                “新□基建在投資過程中需要避免盲目投資,需要發揮中央政府的監管職能和第三方評估機構的職能。”陳勁認為一方面需要進行監管,一方面也不能打擊地方政府的積極性。

                陳勁不斷強調,“新基建的建設需要問題導向,以人民◤為核心,解決真正的民生問題。”這與科研項目邏輯相似,當國際形勢充滿不確定性時,對於原始創新的要求將比過去幾年更為迫切,“模仿性或者說技術含量不高的項目都應該慢慢取』消,中國的項目更◣多應該是具有轉型意義的科□研項目。”

                一頭連著巨大投資,一頭連著不斷升級強大的消費市場是經濟增長新引擎的新基建,其所帶來ぷ聚集效應和經濟效應,不僅將帶來千億市場機會,更能夠提升經濟的長期競爭力←,這無疑是國家╳應對疫情和經濟下行最簡單□ 最有效手段,無疑也將成為企業必將爭奪的風口。

                但不是每個企業都有條件、有技術去參與新基建。中小企業難以承受高額的試錯成本,一朝不慎全盤皆輸√,中小企業一旦盲目參與→,導致企業出現危機,就難以實現保就業、保民生的目標。但反過來,中小企業將會是新基建所關註的重點,其將全面賦能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

                “新基建的主體參與者還是頭部大企業,中小企業除非在某些技術細分領域有實力,否則很難參與到新▲基建中。”陳勁說如果一哄而上,將會給自身企業帶來很大的風險隱患。

                這相應也給企業家們帶來了新要求,非常規管理將▽成為常態,這將是疫情之後十分『重要的社會變革。

                在此基礎上,無論是新基建還是疫情後的企業發展,戰略型企業家將會成為未來新的企業家形式,對他們的要求也不光是經濟效益,還包括更〗重要的科技創新和企業社會責任。

                1 定義新基建

                經濟觀察ㄨ報:

                從創新▓學的角度來說,新基建的定義是什麽,和老基建有什麽區別?

                陳勁:

                新基建應該是以賽博空間為核心,或是以信息技術和空間為主,這是新老基建的主要區別,老基建主要是以物理世界為核心的。充電樁是有爭議的,其實它也屬於老基建,是一個物理世界的概念。我覺得目前新基▂建、老基建的劃分還不是太清楚。

                經濟觀察報:

                在新基建建設的過程中,中小企業和大企業分別應該扮演∮什麽樣的角色?

                陳勁:

                新基建總體來說是一個基礎設施,應該由能夠承擔戰略性、基礎性、公益性和長遠性能力的企業來完成,大企業應該是新基建中最重要的建設者,中小企業除非它在一◥些細分領域有核心技術,否則很難有機會參與到新基建的建設中。

                新基建的建設要求比一般傳統基建要求更高,沒有核心技術根本不可能參與,所以其實不存在公不公平,關鍵是自身有ぷ沒有技術能力。

                2 問題導向

                經濟觀察報:

                新基建的內涵和模式目前國外都沒有可供參考的案例,在實施過程中痛點和挑戰在哪裏?

                陳勁:

                新基建的投資比較大,一方面還是要政府投入,再加上核心企業投資,一定是∩要企業加上政府再加上產業基金,共同完成經濟建設的工作。

                這其中,新基建的主體一定還是企業,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需要發揮市場機制,這都≡是重要的建設者。政府@ 只是起到一些支持和引導作用,例如可能做一些引導基金,或者∏一些初期的項目建設。但總體來說,建設的主體都應該是企業。

                另外我認為,現在“六保”其實還是以老基建為核心,所以√將來還是要新老基建融合更好,國家傳統重大工程的實施比▽較重要,在這個基礎上加上新基建,那麽就是錦上添花,而不是單獨搞一個新基建。

                因為如果純粹做新基建,投資發展和效益都還不是很確定。例如單獨做5G或人工智能一定沒有★場景,最後還是要依托老基建。

                此外,一定是問題導向。如果不是針對經濟社會發展所存在的問題去搞新基建,最後會導致盲目發展、盲目投資。

                舉個例子,現在醫療資源△比較困難的情況下,大力發展5G技術推動遠程醫療,就是解決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衡、醫療資源利用率低的問題。

                再例如食品管理,對每個產品過程進行系統化監管,流▂程可追溯。這次新發地ζ 爆發的疫情,大家明顯意識到食品管理將是中國的一個●短板問題,大家必須花大力氣解決。

                所以最核心的解決場景就是衣食住行,以民生為核心,以人民為核心做的創新才有意義。否則會帶來很多投資的浪費。

                經濟觀察報:

                針對盲目投資的問題,地方盲目投資的現象在很多項目上都有所體現,在新基建投資過程中,中央和地方的矛盾要◥如何平衡?

                陳勁:

                一方面要發揮地方政府的積極性,因為地方政府在創新方面和經濟發展方面還是發揮很重要的作用。但中央政府需要發揮監管職能,避免地方的盲目投資。特別是要利用好第三方的項目評估,大規模的投資項目應該得到科學認證。新基建的投資項目非常巨大,投資不合理,將會對社會財富造成很大的浪費。

                3 非常規管理成為常態

                經濟觀察報:

                疫情發生之後,整個經濟社會都會發生一些變化,從創新學角▅度看,技術經濟和管理範式是否發生一些改變?

                陳勁:

                非常規管理體系將會變成常態,這將是之後的一個方向。

                各行各業都要有時刻應對變革和危機的能力,把危機管理╲和應急管理作為核心任務,這裏對創新的要求很高,因為需要時時刻刻保持創新,相應的常規管理體系將會失去效益,我想這應該是疫情之後一次非常重要的社會發展變革。

                從創新學角度來講,在新型國際關系◢下,中國企業→發展的主要任務將會是加強技術創新★,現在我們也在加快國家技術創新的整體規劃,如何實現原始創新將成為企業創新的重點。

                這也給科技工作管理帶來新的要求,模仿性或者說技術含量不高的項目都應該慢慢取消,中國的項目更多應該ζ是具有轉型意義的科研項目。

                這對於我們的人才培養也提出了新要求,需要培養戰略型企業家,這非常關鍵。

                以前對企業家的要求就是掙錢,現在對企業家的要求還包括講政治、對技術創新做︾出貢獻,全球意識以及企ζ 業社會責任。我們需要這樣一批企業家,能夠爭先恐後解決國家的產業技術核心問題。(全文完)

                (來源:經濟觀察報記者:陳伊凡,受訪者:陳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