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Spjc9C'><strong id='Spjc9C'></strong><small id='Spjc9C'></small><button id='Spjc9C'></button><li id='Spjc9C'><noscript id='Spjc9C'><big id='Spjc9C'></big><dt id='Spjc9C'></dt></noscript></li></tr><ol id='Spjc9C'><option id='Spjc9C'><table id='Spjc9C'><blockquote id='Spjc9C'><tbody id='Spjc9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pjc9C'></u><kbd id='Spjc9C'><kbd id='Spjc9C'></kbd></kbd>

    <code id='Spjc9C'><strong id='Spjc9C'></strong></code>

    <fieldset id='Spjc9C'></fieldset>
          <span id='Spjc9C'></span>

              <ins id='Spjc9C'></ins>
              <acronym id='Spjc9C'><em id='Spjc9C'></em><td id='Spjc9C'><div id='Spjc9C'></div></td></acronym><address id='Spjc9C'><big id='Spjc9C'><big id='Spjc9C'></big><legend id='Spjc9C'></legend></big></address>

              <i id='Spjc9C'><div id='Spjc9C'><ins id='Spjc9C'></ins></div></i>
              <i id='Spjc9C'></i>
            1. <dl id='Spjc9C'></dl>
              1. <blockquote id='Spjc9C'><q id='Spjc9C'><noscript id='Spjc9C'></noscript><dt id='Spjc9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pjc9C'><i id='Spjc9C'></i>

                學會新聞

                ...

                關註微信公眾號

                1997年8月吳明瑜同誌在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1997年學術年會上√的講話——邁向21世紀:中國技術經濟工作■者的使命
                2020-08-10

                我們的年會每年召開一次,今天在中建集團的幫助之下,得以順ㄨ利召開。剛才光遠同誌作了很有啟♂發性的講話,我覺得現在有的同誌可能有一種誤解,說光遠同誌喜歡奇思怪想。我覺得光遠同≡誌不僅是一位經濟學家,而且是一位思想家。我們這個時代真是需要思想家,經常對社會發展的大的問題能夠提出人們不註意、不去想、甚至沒有苧到的一些問題。

                比如剛才★講的時代的概念,這是到目前都還在爭論的問題。鄧小平同誌提出當今時代是兩大問題,和♂平和發展。西方國家叫後冷戰時期和後工業化階段。和平和發展都面臨許多問題,光遠同誌提出了一個大調整的概念,他認為從世界歷史來看,是一個大調整的時代,資本主義在改革▽▽,社會主義也在改革,我們要重新認識資本主義,重新認識當代社會主義運→動。在這樣一↘個大調整時期,這兩個重新認識是必須的。他還提出過三個三十年的概念。

                我想這類問題都是我們現在黨和國家、人民最關心的重大問題▂。但是光遠同誌終究還是一個經濟學家,他的考慮又和經濟問題聯系起來。這一二十年來,由於我們的客觀環境發生了變化,我們在經濟學領域發展了許多新㊣的部門經濟,不再是單一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就能完成的。經濟學領域非常之豐富,而在我國當今】的時期,許多經濟學領域可以說都是光遠同誌首創、推動、發展起來的。他的經濟研究不僅研究宏觀問題,也研究中觀問題,就是現在的區△域經濟,不僅研究區域問題,還研究微觀經濟,從企業,企業行為,企業所有制,一直到很多的々產品經濟,他不僅是一個經濟學家,他對科學技術有著最宏觀的理解,他一直關心過問科技的發展,他把科技、經濟和他最宏觀的對@ 世界的了解結合在一起。以上是我聽過光遠同誌講話的一點感想。

                下面我發表自己的一點看法。這次我們年會討論的主題是:面對21世紀我們技術經濟工作者的歷史責任,面對21世紀,從學術問題的●角度來講,有三個問題是我們必須面對的:

                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的改革能不能繼續深入,特別是我們的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能不♀能盡快完成;

                第二個問題是我們面臨著當代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的時代,我們應當采取什麽方針,我們技術經濟工作者應當怎麽對待;

                第三個問∩題是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經濟學會不會有一個新的飛躍。

                首先談一下改革的問題。

                我們已確立了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樣一個總的目□標,這一場〒改革,盡管取得了偉大的成就,但由於在改革過程中間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付出了很多的代價,現在在改革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要怎樣堅持下去的問題上,發生了相當激烈的爭論。江澤民同誌最近講到,我們要有☆高度的堅定性和自覺性來推進改革,要毫不動搖。所以要說毫不動搖,就說明現在有人有動∮搖。他講了四方面問題,就是爭論最激烈的四個問題。

                我們不能認為改革就不會遇到挫折了,不能認為改革就不會倒退了。現在就有這種觀點,認為改革放棄蘇聯模式是錯◥誤的,認為強調高舉鄧小平同誌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的旗幟是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思想割裂開來,認為我們現在所實行的政策是※唯生產力論的表現;現在的經濟發展是走著一條或明或暗的私有化道路;而造成的危機是造成幾千萬共●產黨人的階級基礎——產業工人失業或半失業了,還有黨的腐敗及政府機體的腐敗。不能夠說這些同誌所說的問題沒有一點事實根↘據,但基本的事實他是錯誤的。

                在改革開放之前,我們搞了二十八年,最後的結果▲是怎樣呢?我們今天評價改革的結果是成功的,還是不成功的,是肯定他,還是要改弦更張,要從事實出發,要從千百萬》人的實踐出發,也要用這個實踐來評判。不能按書本上怎麽說的來評判,也不能按別國的模式來評判。何況在』馬克思的書中說過象我們這麽落後的國家怎樣取得政權,取得政權後又怎麽建設社會主義嗎?沒有。不能要求馬克思回答這個問題。馬克思不是先驗論者。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任務。

                反對改革的人說,改革之前我們的國民生產總值年增長率是6%,也是世界上增長很快的國家,現在也★不過10%。意思是說改革有多大的影響和作用呢?這些同誌有意無意中回避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那就▓是人民生活水平的進步。我們發展經濟,搞社會主義生產,最終目的是提高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到1978年,我們ξ的城市人口只有簡單的溫飽,而農村人口有兩億五千萬在貧困線以下,城鄉居民每人平均年積累下來的金融資產只有一元五角。

                改革開放十八▽年來,經濟〓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城鄉居民不僅在消費上投入十幾萬億元,而且人均金融資產比1978年增長一百↘倍。有人認為部分國有企業職工的失業或半失業是改革造成的,是改革的失誤。我認為造成失業的原因恰是因為國有企業改革的滯後造成的。十八年來新增就業ζ 人口2億4千萬,其中非國有經濟十八年來吸收了80%以上的就業人員。這就說明國有經濟改〓革滯後了——這就是意識形態爭論的結果。所以我說他不是改↓革之過,而是不改革之過。

                有人說非國有經濟迅速的發展,是在走資本主義的路,說蘇聯的今天就是中『國的明天,中國也會解體垮臺。真的是這樣嗎?顯然這是極◥不符合實際的理論。在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上◇作出的關於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中明確指出,當時的國民經濟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那時有不少人對馬列主義,對共產◢黨的領導,對社會主義前途缺①乏信心。這是長期極左路線造成的後果。經過十八年的改革,我國的國際地位大大提高,人們對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更加堅定信心了。

                那麽我們可以回頭來想,如果不拋棄蘇聯模式,那↑結果又會怎樣呢?有人說過去幾十年來我們一直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是正確的道路,不能放棄。這就不能不讓人產生一個疑問: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馬克思主義◆根本是錯了,社會主義道路根本是不現實的;另一種可能,馬克思※主義是對的∩,是我們在建設社會主義的道路上走歪了。如果不承認後一種可能,那就等於承認前一種可能。這♂十八年國有經濟也在發展,歷史上國有經濟也產生過很大作用,在那樣一個封閉環境下,在極其落後貧窮的基礎上,我們的建設看起來還不錯。但打開大門一看▅▅,世界的發展已完全和我們不一樣了,我們已落後了。

                現在一部分國有企業還在起著很好的作用,但相當部分的國有企業☆都面臨著很大的困難,這不是個別經理、廠長或職工不努力造成的,而主要是體制造成的。非國有經濟在改革開放以來,為國民經濟的增長增添╲了很大光彩,工業總產值中,75%的新增產值是非國有經濟創造的,所以非國有經濟對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功不◆可沒,起到了很大的作用①①,不能小視、鄙視它。當:然改革中間也有很多問題,付出過很多代價。但其中有些問題似是而非,比如說地區差距、貧富差距。從貧富差距來講(地區差距根本上也是貧富差距),我們現在是從普遍貧窮轉變到在普遍提高的基礎上,逐漸拉開→差距。按國家統計局的分析有關基尼系數的數據,我們的貧富差距數據在世界上還處於一個∑中間狀態,雖然近年來農村和城市的差距又恢復到80年代初的水平。現在有兩種傾向,一種是貧富差距在擴大,另一種是平均主義還很嚴重。我們決不』能忽視後者的嚴重性。

                我們在批判中產階級,說中產階級是資產階級,這種觀點是錯誤√的。反對兩級分化就是要※有一個廣大的中等收入階層,社會才能穩定。改革中有些問題是由於舊體制尚未消失,尚在鬥爭和產生的問題,有些足改革的副產品,需要改革進一步規範化。其實不僅是經濟領域的改革,政治領域的改革也存在滯後。比如,我們共產︾黨自身也要進行改革,在延安的時候,毛主席領導了整頓三風的運動,從而保證了黨能在正確路線領導下奪取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建立ω 了全國的政權。現在我們黨要在新的時期新的條件下領導一場偉大的社會主義改革,這是史無前例的創舉。黨的建設在各個方∏面,從決策體】制到組織宣傳教育、紀律檢查、自身監督等,都需要進行改革。如果不進ξ行改革,怎麽能領導這麽大一個國家的改革呢?

                第二個問題是我們面臨世界範圍的新的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世界的技術發展是飛快的,很多重大的技術都處在改革中。

                我們面臨著各種產業的技術都在變革當中。

                例如,材料工業方面,30年代開始形成了以平爐煉鋼為中心的大型化分離式煉鋼◤系統;60年代出現了轉爐為中心的大型化連續化的煉鋼系統;80年代末又開始出現以電爐為中心的短流程連續化☉的煉鋼系統。再如,能源方面,核電技術,現在也處於新的核反應堆型研究和開發過程之中。在移動式能源設備方面,象汽車所用的汽油發動機已有百年歷史,進一步將會出現什↓麽新的汽車能源?看來也處在一個大變革的前夜。

                再如,交通運輸方面,除了保證運輸的安全性外,現在各◥種交通運輸工具都在向高速化發展。航空當然不ω用說了。鐵路運輸一度衰落了,似乎逐漸在被淘汰,尤其是客運方面,但60年代出現了日本高速鐵路之後,局面開始發生改變。最近一二十年來,法國、德國等都在發展新的高速列車,鐵路客運又重新煥發青春。特別是產生深刻№影響的信息技術。由於集成電路、計算機、通訊技術的緊密結合和互相滲透,而產▓生了一個新的信息時代、網絡化社會。它的影響會觸及到各個角落,會改變人們的生活、生產、娛樂、教育等很多方面。

                而我們中國正處在一個工業化的初級階段,和【人家有幾十、上百年的差距,但我們又有一個很好的機遇,處在一個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的時代,有可能→避免重復走別人走過的路,我們作為後來者,要有跳躍的勇氣,我們要把信息化放在極其重要的地位,而且用他來加快我們工業化的速度。生產技術,包括管理都可以盡早地采用信息化的技術,來提高它的水平,從而創造更多的財富。我們現在如果不抓緊,不突出發展信息↑產業,只是依靠自己的鋼鐵工業、紡織工業進入21世紀,那我們可能只能是一個二流、三流水平的▅國家。到那時回頭一看,我們又錯失了歷史性的機遇!

                我們面臨的第三個大問題是經濟學領域。

                英國的前經濟學會會長曾說現在的經濟學還處在類似牛頓以〖前的物理學時代。若幹年來,定量分析,數量△經濟學發展非常迅速,但也存在許多問題,當前我們傳統的經濟理論,不管是馬ζ克思經濟學,或是西方經濟學的各種流派,都面臨著世界的大調整,資本主義、社會主義都在改革中間要重新進行理論概括和理論探索。任何一種經濟流派都很難完滿地解釋今天的世●界,當然今後也未見得會出現一種統一的經濟理論,來統一解釋各∑ 種不同發展水平、不同發展規模、不同發展歷史的國家的經濟現象。但都需探索新的經濟理論,這中ω 間數量經濟學就尤其顯得突出起來。計量經濟學也有它自己的問題。一方面需要有豐富的經濟內涵,不要陷於僅僅是數學工具的應用;另一方面數學工具也不能限於現在大量應用⊙的線性計算。要進一步研究非線性非@均衡理論。現在對非線性非均衡理論的探索也僅僅是在開始,究』竟會發展到哪一步,尚難預料。看起來,經濟學在未來十年將會產生重大的革命性的發展。

                這就是我認為的我們在走向21世紀的時候,所面臨的和我們直接有關的三個方面的問題。這就提出了我們技術經濟工作者怎樣肩負起應有的歷史責任,去迎接去推動去促進這樣一個新的時代的到〓來。首ㄨ先當然我們要做改革的促進派,去促進市場線濟體系在中國完整地建立。對技術革命和產業革命也是一樣,我們要做促︾進派,要努力適應它來推進我們的學術工作。由於信息化社會的到來▓,對我們技術經濟工作者帶來許多問題,我們技術經濟的許多理論課題上都需要一些新的思維來考慮。

                比如,我們經常討論的科♀技貢獻率,過去常用的道格拉斯生產函數法有沒有局限性,新的歷史條件下是否要探索新的評價和計算」方法?馬克思的時代,技術進步的因素在社會生產率發展中所起的直接作用不過5%左右,而現在發達國家中,技術進步對生產率的提高所作的貢≡獻約在60%以上。

                再如,創新問題是我們技術經濟學的重要研究領域。到了21世紀,也就是以電腦輔助人腦的新時代,創新也會有新的巨大變化。創新環境、條件、數量化的㊣ 評價都要重新探討。還有信息時代,由於信息網重視信息的共享,這就聯系到企業的組織結構的開放度,連知識產權的▆保護範圍也需要重新探討。

                還有成本問題,在信息經濟的情況下,與工業經濟就有所不同。現在出現的“即時生產”方式,以運輸調【度取代了中間倉庫,成本核算就會有新的要求。今後企業的最大成本將不是物質的消耗,而是人才的培養、學習、教育、研究開發費用所占比重越來越高△△。折舊概念也要變化,由於技術的日新月異,現在所用的快速折舊都可能跟不上。

                象集成電路。自從60年代末出現大規模集成電路以來,二十多№年裏,平均每年成本下降50%,集成度提高一倍。每兩三年就出現一個新品〓種,對於這類生產企業的成本核算、折舊率、再投資率以至建設時期的可行性分析等都同傳統產業有著很大的不同,甚至是質的區別№№。從此我們還可以看到在高技術領域裏,為什麽我⊙們許多方面差距還在不斷擴大?我們如果從50年代中期算起,對高技術的研究已經有■了40年的歷史,但許多領域╱差距不僅沒有縮小,甚至還在擴大。一些微電子工廠建成之日就是倒閉之時。

                這裏有體制上的【深刻原因。同樣也給我們技術經濟提出了嚴重的而又必須去探索研究的課題。不然我們到了21世紀,還只能在後面亦步亦趨,上面我說的一些事例,可能♂不盡完善。但是,總之,我覺得,在信息社會裏,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生活中間,和過去以∴實物發展為基本的工業經濟相比在研究技術經濟問題上〗有許多根本的變化,從而推動我們技術經濟學要有一個新的面貌¤采出現。其次,在迎接21世紀的時候,我們除了信息經濟學本身的學術研究、學科建設之外,我們還需要著力培養新的人才。我們技術經濟在全國各地初步有了一些博士、碩士生培□ 養點,但還遠遠不能適應國家發展的需要。在高校裏進一步加強人才的培養工作,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我們技卐術經濟還面臨一個任務,就是深入到實踐中去,經濟學是一門應用科學,必須在實踐中才能成熟起來。我們的學會十幾年來一直在探索,我們的會員中不僅有學術界人士,同時也有許多企業界人士加入進采,這樣就有利於把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當然我們技術經濟領域在這方面做的工作還很不※夠,還需做大量工作,只有在實踐發展過程中,才能推動理論寶庫的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