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uxn5ti'><strong id='uxn5ti'></strong><small id='uxn5ti'></small><button id='uxn5ti'></button><li id='uxn5ti'><noscript id='uxn5ti'><big id='uxn5ti'></big><dt id='uxn5ti'></dt></noscript></li></tr><ol id='uxn5ti'><option id='uxn5ti'><table id='uxn5ti'><blockquote id='uxn5ti'><tbody id='uxn5t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xn5ti'></u><kbd id='uxn5ti'><kbd id='uxn5ti'></kbd></kbd>

    <code id='uxn5ti'><strong id='uxn5ti'></strong></code>

    <fieldset id='uxn5ti'></fieldset>
          <span id='uxn5ti'></span>

              <ins id='uxn5ti'></ins>
              <acronym id='uxn5ti'><em id='uxn5ti'></em><td id='uxn5ti'><div id='uxn5ti'></div></td></acronym><address id='uxn5ti'><big id='uxn5ti'><big id='uxn5ti'></big><legend id='uxn5ti'></legend></big></address>

              <i id='uxn5ti'><div id='uxn5ti'><ins id='uxn5ti'></ins></div></i>
              <i id='uxn5ti'></i>
            1. <dl id='uxn5ti'></dl>
              1. <blockquote id='uxn5ti'><q id='uxn5ti'><noscript id='uxn5ti'></noscript><dt id='uxn5t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xn5ti'><i id='uxn5ti'></i>

                往事鉤沈

                ...

                彩神IV官方

                ...

                《技術經濟》

                ...

                《科學技術與工程》

                ...

                《科技和產業》

                吳明瑜: 為小平ㄨ同誌起草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講話稿
                2021-12-24

                對於中國來說→, 1978 年是非同尋常的一年。在這一年發生的許多大事,都深深地影 響了此後中國的歷史進程。 1978 年3月18日,在北京召開了全國科學大會,這次盛會被譽 為“科學的卐春天”,在全國引〇起了巨大震動。吳明瑜當時在中科院工作,是政策研究室的 主任,他參與起草了鄧小平同誌在這次會議上的講話稿,見證了大會從籌備到開幕的全過 程。對於吳明瑜來說,那一年春天→,給他留下的記憶最為深刻。以下是吳先生↙的回憶。

                1 擬定初稿

                1977 年 9月,中共中央向全國發出通知,宣布將在第二年的 3月18 日召開全國科學大 會。 根據全國科學大會籌備領導小組的決定,由我和林自新負責起草華國鋒和鄧小平同誌 的講話稿,羅偉起草方毅同誌講話稿,胡平起草⌒郭沫若同誌講話稿。郭老的講話稿就是後來發表的《科學的春天》,收錄到了中學語文課本中。

                四個講話文件中,最重要的是華國鋒和鄧小平同誌的稿子,因為政策聲明都在這裏 邊。我和林自新當時想,小平同誌的講話應該♀從他作為科學教育主管領導人的角度來講黨 對科㊣ 學工作的政策,以及黨的知識分子政策。講話稿中的很多重要觀點是根據鄧小平同誌 當時一系列講話的精神歸納的,有很多是 1977年8月4—8 日召開的科教座談會上他的原話。

                起草過程中,時任中科院副秘書長的童大林提出,讓我們仔細研究一↓下 “馬恩全 集”中有關知識分子♀問題的論述。馬克思在《剩余價值論》中,有幾段關於知識分子 的分析非常生動:“一個工程技術人員,在企業裏面是專家,但同時又是①生產工人,因 為他是∮創造剩余價值的,是受剝削的。再有教師,他們一方面是學者,同時又是生產工 人,因為他們為學校老板創造剩余價值,也是受剝削的。又如藝術家,如果他們是在街 上自由賣唱的,是自由職業者,就不屬於生產☉工人的範疇;但如果∮在劇院裏面為劇場老 板賣唱,他們就是生產工人,他們的勞動是創造剩余價值的,是被剝削的。”

                根據這個分析,我們在小平同誌的講話稿裏堅決地 寫上了 “知識Ψ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引用了馬№克 思的話,當然因為原文太長,所以∴簡化為:  “馬克思曾 經指出,一般的工程技術人員也參與創造剩余價值。這 就是說他們也是受資本家剝削的。”同時還寫道:“他 們的絕大多數已經是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自己的知識分 子,因此也可以說,已經〖是工人階≡級自己的一部分。 他 們與體力勞╱動者的區別,只是社會分工的不同。從事體 力勞動的,從事腦力勞動的,都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勞動 者。 ”小平同誌在大會上的講話是向全國公開的,這比1962年“脫帽加冕”的規模還要大,影響還要深∩遠。

                小平同誌的講話稿一共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有兩個 主要論述:科學技∑ 術是生產力,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自 己的一部分。第二部分講科技隊伍建設。第三部分是關 於科@ 技工作的一些實質性的措施,包括黨如何領導科學 技術工作,如何配☆備幹部,怎樣選拔人才,學術上要堅 持“百家爭鳴”方針等具體的內容。

                小平同誌認為第三部分也很重要,他有一次跟外國 人講,“我在科學大會上的發言,講的第三ζ部分不為很 多人註意,大〓家沒有註意,其實也很重要,我願意〖當大 家的後勤部長。”

                小平同誌對 “科學技術是生產力”這句話非常喜 愛。 1989 年他會見外賓的時候又≡說了一段話:“過去 說,馬克思認為科學技術是生產力,現ω 在看來不夠了,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那麽知識分子就不是‘老 九’,而是第一了。”後來我們在學習討論中認為,小 平同誌講“第一”這兩個字不僅僅是個序列,他講的是 “第一重要”,是最重要的生產力,因為科學技術※推動 了其他▲的生產力。 1992 年小平同誌在“南方談話”中 又講,要提倡科學,靠ぷ科學才有希望。他最後的十幾 年,看到了世界的變化,越來越感覺到科學技術的重要性。

                至於華國▂鋒同誌的講話稿,因為他當時是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 因此要從更↑宏觀的角度來講。我和林自新商量之後,決定去請教一下  胡耀邦同誌,當時耀邦同誌在中央黨校工作,他非常關  心科學工作。耀邦同誌建」議華國鋒同誌的講話應該講一講 “科教興國”或者叫“科教建國”。他說,在舊社會裏々,很多企業家、科學家、教育家提出了工◤業救國、實業救國、科學救國、教育救國都不成功,為什麽呢?因  為政權沒有改變,還在反動分子手上,他們根本不會去  推動科學工作的發展,更不可能來“教育興國”。現在  有條件了,我們應該▆提出一個新口號,叫“科教興國” 或者叫“科教建國”。我們一聽,這個設想非常好,小  平同誌曾明確指出,我們國家要趕上世界先進水平,要  從科學和教育著手。就是說要“科教興國”,要搞“四  個現代化”,突破口就是科學技術,而科學技術的基礎  在於教育,要培養人才ω。我們聽耀邦同誌講的時候非常  激動,所以接受了他的建議,回來後ㄨ就把講稿按照這個  精神起草了。這樣,我們初擬的華國鋒同誌講話稿和小  平同誌講話稿的精神是一致的。

                2 定稿的阻力與小平同誌的堅定

                這兩個︼講話稿寫完後,同時送上去。但華國鋒同 誌的講話稿遲遲⌒沒有回音,後來我們得知華國鋒同誌棄 用該稿,又請人重擬一稿,還是表達了“兩個凡是”的 思想。為小平同誌準備的講稿當時在國家科委和中科院 領導層中審議沒有遇到任何障礙,給小平同誌的審查 稿也很快有了回音。小平同誌只在段落上◎和個別字句 上做了些調整。根據《鄧小平年譜》記載,小平同誌 在 1978 年 2 月底說過“國家科委替我起草的大會講話 稿,我看了一遍,寫得很好,文字也很流▃暢,講話稿中 的意思多半是我過去講過的。”

                但小平同誌的講稿¤卻有來自上層的阻力。一位中 央領導同誌在政治局會議討論講稿時說,“我看這個稿 子馬克思主義水平不高,毛主席講了那麽多關於科學工 作和知識分子的問題,為什麽不引用?”他特卐別列舉了“對知識分子要團∞結、教育、改造”為什麽沒有寫進去。會後方毅同誌請示小平同誌,小平々同誌說:“一個字也不要改”。

                大會開幕的前一天,講話稿要付印了,時任中共中 央毛澤東主席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吳冷西 打來電話,提了█兩條意見:第一條,建議修改一個標點 符號;第二條,關於 “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自己的一部 分”建議修改為“我們已經有了一支工人階級的又紅又 專的知識分子隊伍”。第二條意見與小平同誌講稿的意 思有著根本的▼區別。因為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自己的 一部分”這是一個全≡稱,是指知識分子的整體隊伍,是 從整體上肯定知識分子的。說“有了一支”是多大的比 例呢?!我們與方毅同誌討論這個事情,明確提出了這 個看法,方毅同誌立即向小平同誌匯報。小平同←誌說,第一條意見接受;第二條意見不改,維持原狀。

                1978 年 3月18日, 人們期盼已久的全國科學大會開 幕。當鄧小平在講話中說到“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 部分”的時候,會場上所有的人都激動起來,許多人已 經淚流】滿面。我當¤時在廣播中聽到鄧小平講話時感受到 的解放感,現在還有印象。

                現在的人們也許№不明白這話在當時的分量。而20 世 紀 70 年代, 人們都以成為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為最大自 豪。原因在於,毛澤東曾把知識分子比作“毛”,有一 個依附在哪張皮上的問題,這是按照階級分析的方法劃 分的。附在無產階級身上就是革命的,附在資產階級身 上就↓是反革命的。“文革”中,中科院 80% 的高級知 識分子被打☆成“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 “反革命修正 主義分子”,甚至“外國特務”,很多人因此沒能活下 來。所以,小平同誌的講話,在當時實在是個翻天覆地 的大變化。

                南京天文臺臺長張鈺哲院士來開會√的時候 70 多歲 了,聽了鄧小平講話,哭得老淚縱橫。中國農科院院長 金♂善寶院士說:“我 82 歲了,從今天開始要當 28 歲來 過。”人們心裏都有數,粉碎了“四人幫”,鄧小平再度復出之後,華國鋒的權威已經逐漸邊緣化。所以,在鄧小平講話之後7天,也就是 1978 年3月25日,華國鋒在 大會講話中說了些什麽,大家就不那麽在★意了。 31 日, 大會閉幕這一天播音員代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朗 誦《科學的春天》一文,再次將會議推向最高潮,宣布 “科學的春天”到來了。

                3 深遠的重大影響

                在中國的■當代歷史中,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不斷, 大多以知識分子為對象。 1978 年全國科學大會〓是改弦 更張的大會,徹底改變了知識分子的命運。此前知識分 子頭上都有一個緊箍咒,說你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來 了運動總要挨整,誰受得了?現在是“工人階級自己的 一部分”,而且是工人階級裏邊的優秀部分。科學技術 人員是新的生產力的開拓者,開拓新生產力的人不就是 優秀分子嗎?這一下子解放了中國千千萬萬的知識分 子。科學大會整個改變了社會風氣,使人們向往去追求△ 知識、追求科學,這才有了後來新時期人才輩出的新局面。我覺得這是科學大會最重要的意義,功莫大焉。

                科學大會把▲科學技術提高到一個空前的地位。現 在我們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大家都覺得是輕 而易舉的一句話,但是不知道“科學技術是生產力”在 當時已有千斤重。過去動不動就批判科學工作搞基●礎理 論研究脫離實際,脫離工農。而實際上科學實驗就是一 種實踐,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正是實踐。小平同誌特別 強調的指出:“現代科學為生產技術的進步開辟道路, 決定它的發@展方向。許多新△的生產工具,新的工藝,首 先在科學實驗室裏被創造出來。……當然,不論是現〒在 或者今後,還會有許多理論研究,暫時人們還看不到它 的應用前景,但是大量的歷史事實已經說明,理論研究 一旦獲得重大突破,遲早會給生產和技術帶來巨大的進 步。”有了這ξ 一條,過去對科←學的無謂的錯誤幹預就取消了。小平同誌的講話有著深遠的影響。

                小平同誌在科學大會前後的一系列重要講話,糾正了毛主席晚年的錯誤。科學大會關於 “科學技術是生產力”“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自己的一部分”等提法,是對多年來宣傳某些“最高指示”核心觀念的重大突破,也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在理論戰線上的代表性碩果,也為隨後的◆真理標準討論奠定了輿論基礎。

                吳明瑜  原中國科學院政策研究室主任、國家科委副主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長期從事科研組織管理、科技政策研究和經濟研究等。

                引自《中國↘科學院院刊》2018年第33卷。
                《中國科學¤院院刊》編輯部

                修改稿收到日期:2018年4月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