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2pJ94'><strong id='Q2pJ94'></strong><small id='Q2pJ94'></small><button id='Q2pJ94'></button><li id='Q2pJ94'><noscript id='Q2pJ94'><big id='Q2pJ94'></big><dt id='Q2pJ94'></dt></noscript></li></tr><ol id='Q2pJ94'><option id='Q2pJ94'><table id='Q2pJ94'><blockquote id='Q2pJ94'><tbody id='Q2pJ9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2pJ94'></u><kbd id='Q2pJ94'><kbd id='Q2pJ94'></kbd></kbd>

    <code id='Q2pJ94'><strong id='Q2pJ94'></strong></code>

    <fieldset id='Q2pJ94'></fieldset>
          <span id='Q2pJ94'></span>

              <ins id='Q2pJ94'></ins>
              <acronym id='Q2pJ94'><em id='Q2pJ94'></em><td id='Q2pJ94'><div id='Q2pJ94'></div></td></acronym><address id='Q2pJ94'><big id='Q2pJ94'><big id='Q2pJ94'></big><legend id='Q2pJ94'></legend></big></address>

              <i id='Q2pJ94'><div id='Q2pJ94'><ins id='Q2pJ94'></ins></div></i>
              <i id='Q2pJ94'></i>
            1. <dl id='Q2pJ94'></dl>
              1. <blockquote id='Q2pJ94'><q id='Q2pJ94'><noscript id='Q2pJ94'></noscript><dt id='Q2pJ9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2pJ94'><i id='Q2pJ94'></i>

                往事鉤沈

                ...

                彩神IV官方

                ...

                《技術經濟》

                ...

                《科學技術與工程》

                ...

                《科技和產業》

                我與楊小凱的“北漂”時光
                2021-01-13

                郁鴻勝 / 口述 黎振宇 / 訪談、記敘

                image001.jpg

                1979年,楊小凱在廬山留影

                按:楊小凱(1948-2004)是著名華人經濟學家,生前曾兩次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提名。文革期間,他曾因《中國向何處去》一文入獄十余年。在監獄裏,他以驚人毅力自學了英語、數學、經濟學等課程。1978年4月,從湖南嶽陽建新農場出獄後,楊小凱開始尋找“深造之路”。由於“歷史問題”,他無法參加研究生考試,只能在湖南一家印刷廠∏做外文校▓對工作。但在李銳、於光遠等老先生的幫助下,1979年下半年,楊小凱借調至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不到三年的“北漂”時光裏,楊小凱奮力學習,在學術界嶄露頭角,為其走上專業研究道路奠¤定了堅實基礎。郁鴻勝先生(系於光遠先生侄子),曾和楊小凱在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朝夕相處,共同工作學習,並結下深厚友誼。在楊小凱誕辰70周年前夕(逝世14周年),謹以此對談緬懷一代學人的崢嶸歲月。

                對談人:郁鴻勝,上海社科院城市與人口發展研究所原所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上海分中心秘書長。簡稱“郁”。黎振宇,愛思想網執行主編。簡稱“學人”。

                一  郁氏家族和◣我的成長經歷

                學人:您出生於上海著名的郁氏家族,伯父是知名學者於光遠(原名郁鐘正)先生。走上工作崗位後,您曾與楊小凱共同工作學習。您能否介紹一下自己成長和走上經濟學研究的歷程?

                郁:按照郁家家譜記載,我的前六代先祖在上海靠沙船業起家,巔峰時期有上百條沙船。郁家和紅頂商人胡雪巖的家族還是兩代聯姻。郁家曾在上海富甲一方,有“郁半城”之稱。現在上海歷史博物館裏還有郁家家譜中第六代的銅像,旁邊有一條大沙船,展示著郁家對上海沙船業以及航運中心建設的貢獻。但到我祖父這一代,家道基本中落,成為城市平民。我父親郁鐘德共有4個兄弟姊妹,長兄是郁鐘正,參加革命後改名為於光遠。1932年,於光遠考入上海大同大學,並於1934年轉學到清華大學,後來又到延安開始革命生涯。1956年,我出生於北京,1969年到上海讀初中。從初一開始№,父母成為靠邊站的幹部,或者叫“黑五類”。學校有一個造反派,在老師上課的時候,經常把我家人中一些所謂“黑幫”“反革命”成員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弟弟妹妹在班級裏擡不起頭,幼小的心靈受到很大傷害。 

                image003.jpg

                郁鴻勝近照

                在這樣的環境裏,我除上學之外,就待在家裏看書。當時家裏有卐不少書,一摞一摞放在藤筐裏,特別是有不少政治經濟學方面的教科書。我父母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上世紀50年代初期在人大工業經濟系石油管理班學習。他們都是調幹生,父親原先在共青團中→央、中宣部的《學習》雜誌社工作,母親先前是軍人。所以家裏囤積了很多人大的經濟學教科書。其中於光遠和蘇星編著的《政治經濟學》(資本主義部分)對我影響最大。另外,我還讀了蘇聯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和《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於光遠、曹葆華翻譯的《恩格斯自然辯證法》等。對一名初中生而言,這些書根本看不懂,如讀天書一樣。但除這些書外,又沒有其他書可以讀。我還記得,有一次於光遠的大女兒於小紅跟我說,你想學經濟學,就必須看《資本論》。

                學人:當時您和於光遠先生家裏來往多麽?

                郁:非常多。這裏面還有個特殊情況,於光遠家裏有五個女兒但沒有兒子,而我父親有兩個兒子。傳統上郁家有個習慣,就是如卐果長房沒有兒子,而小房有兒子,就會過繼給長房。比如,於光遠就過繼給了我爺爺的大哥。我爺爺是三房,大房家只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所以後來把小房的長子,也就是於光遠過繼給大房。 

                image005.jpg

                於光遠(1915年7月5日~2013年9月26日)

                於光遠在回憶錄裏提過,在他四個月大的時候,曹汝霖曾抱過他,說這個小孩子很聰明,將來一定有出息。實際上曹汝霖和郁家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只是於光遠的大伯母姓曹,和曹汝霖是親表兄妹,所以曹汝霖成了於光遠的親表舅。當然過繼的方式,帶有一些封建風氣,到我們這一代已經不存在,不過伯父總把我看得比其他兄弟姐妹親一些。祖母也有一點封建想法,她的外孫、外孫女和孫子一共17個,但覺得我是長孫,是郁家繼承人,所以也有些另眼相看。

                17歲時,我到上海川沙縣淩橋公社插隊。兩年後,我獲得參軍機會。1976年3月,我在解放軍總後勤部第五汽車團服役,駐紮在北京豐臺。雖然部隊生活緊湊,但我還是抓緊時間做些經濟學研究。在休息時間,大家一般待在宿舍裏打牌聊天,所以在宿舍裏無法安靜讀書。我看過雷鋒一張照片,在解放牌汽車駕駛室裏學習《毛選》,於是我也學習這種方式,用方向盤作寫字臺,在駕駛室讀書。每當休息日,吃完早飯後,我就待在車上,一直到下午兩、三點。來北京還有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可以經常去於光遠家,那裏簡直是書的天堂。這時我祖母也住在於光遠家,祖母要我每周去看她。於光遠見我每周去陪祖母,他也很︽心安,因為他自己沒有時間陪老人。

                學人:於光遠當時住在哪裏,文革晚期他已經復出參加國務院政治研究室的相關工作了吧?

                郁:當時他住在史家胡同八號,這裏以前是俞啟威(又名黃敬,俞正聲父親)的住所。“文革”前,於光遠住在中宣部沙灘大院。“文革”開始後,新貴們看中了於光遠的房子,就把他趕♀出大院,遷到史家胡同。後來,於光遠一直居住在史家胡同,直至晚年才搬到廣渠門。

                1975年,鄧小平復出後成立國務院政治研究室,於光遠投身其中。1976年前後,從鄧小平提出“以三項指示為綱”,到“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中間來來回回,政治風雲動蕩。這段時間,我在於光遠家中看了不少書,啟發很大。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幫”後,國內開始撥亂反正,有不少新觀點和提法,比如關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社會主義生產目的、按勞分配等討論。於光遠家裏與之相關的資料、書信和文↓章非常多,我從中吸納了大量觀點和信息。通過大量閱讀和思▅考,我自己開始寫一些文章,比如關於按勞分配、資產階級法權等。

                學人:這些文章給於光遠先生看過麽,他有沒有具體指導?

                郁:給他看過。他從沒有直接給予過評價,但會談一些自己的觀點。他太忙,我也不指望他有時間細看。不過我開始樹立信心,可以獨立做一些研究了。

                二、先後進入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

                學人:您在部隊服役╲期間,怎麽會參加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的學術研討會,並借調過來工作呢?

                郁:大概在1978年年底,我在《光明日報》上看到,1979年3月份將』召開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第一屆學術討論會的啟事,討論會希望以文會友,把我國從事技術經濟和管理現代化研究的專業人士組織起來。當時的大背景是,在1978年3月中科院院長郭沫若發表《科學的春天》講話後,各類學會、研究會如春暖花開,紛紛亮相。很多研究會、學會自發而起,而非行政方式組織。當時國家科委剛恢復一年多,大概有80多人的編制,於光遠擔→任副主任,負責聯系中國科協。他做了兩件重要的事,一是推行自然辯證法研究,提出建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二是在1978年11月,發起成立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和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 

                image007.jpg

                《光明日報》在1978年12月17日對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管理現代會研究會成立的報道 (駱嶺楠提供)

                學人:中國科協屬於社會團體,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和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掛在中國科協下面,這兩個協會和國家科委技術經濟與管理現代化專業辦公室有什麽關系呢?

                郁:國家科委技術經濟與管理現代化專業辦公室由於光遠提▽議成立,掛在國家科委辦公廳下面,直接向於光遠匯報。辦公室日常的重要聯絡工作主要由於光遠的秘書劉與任負責。劉與任既聯系科協,又聯系國家科委,他後來擔任《科技日報》副總編輯。辦※公廳並不管辦公室的日常工作,由馬建章擔任技術經濟與管理現代化專業辦公室主任。這個辦公室有一定靈活性,比如可以用兩個名義出函,對行政部門可以用國家科委的名義,對學術機構、社會團體可以用中國科協或者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的名義。當時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和管理現代化研究會,實際上是兩個學會,一班人馬。在國家科委,叫技術經濟與管理現代化專業辦公室,在下面則是比較獨立的學會。剛開始兩個學會的總部合在一起,直到後來才分開。

                我在報紙上看到征文∏啟事後,有次碰到劉與任,就問他,有這樣一個學術會議,我能否參加。他說,這就是他們發起的,如果感興趣可以來聽聽,但要提交論文。於是,我就寫了一篇關於生產力經濟學的論文。1979年3月,學術研討會在北京友誼賓館北工字樓召開。因為我比較年輕,就幫著老同誌搞會務。會議結束以後,留下幾十篇論文,會議主辦方想出一個論文集。但當時工作人員很少,也沒有正式編制,於▂是研究會領導就把我借調過來幫助整理論文。 

                image009.jpg

                1977年楊小凱在建新農場

                學人:這時候,楊小凱還在湖南邵陽新華印刷二廠做外文校對工作。李南央女士給我看過楊小凱在1979年3月份寫給她的信。楊小凱在信裏面,表達了想考社科院研究生的願望,還讓李南央幫他打聽一些招生的消息。(“我看了一下去年社科院經濟研究生的試題,我覺得自己報工業經濟和企業管理專業比較有把握,不知道社科院今年經濟】研究生各專業招↓生名額、要求以及報考動態,導師內定研究生的傾向如何。你是否能打聽到這方面的情況呢?報考政審是一大關∩,我準備詳細寫個東西。如果你能打聽到這方面的消息,請來信告知。今年考大學是否限制年齡,你聽說了嗎?”——摘自楊小凱致李南央的信)

                郁:實際上楊小凱沒有參加1979年5月份的〓研究生考試。我最早認識楊小凱是通過他的論文。1979年3月,學術研討會結束後,我借調到技術經濟研究會。當時我每天去收發室◥拿兩趟信件,有一次我拿到一封很厚的寄給研究會的信件,打開一№看是篇論文。別人一般用稿紙謄寫,但這篇用的白紙,內容好像與控制論相關。具體標題已經忘記了,當時我看不懂。同事跟我說,小郁,這篇文章挺有意思。這樣,我的印象就很深,作者名字叫楊小凱。

                學人:收到這篇文章具體是什麽時候?

                郁:大概是1979年4、5月份。這篇論文※後來就放在我的桌子上,我還在一頁一頁“啃”。因為我沒上過大學,數學底子又不好,看起來非常吃力,但我還想去◣鉆研。到了大概6月份,有一天我在於光遠家裏吃午飯,他一邊吃飯一邊和我聊天,問我技術經濟研究會的事情多不多,他準備給我找個小夥伴。我說挺多的。因為研究會出了一份報紙叫《技術經濟和管理現代化通信》,走機要通道,兩周一期。我來管發行,其實主要是抄地址,每次有上千個信封的地址要抄,寫好地址︻後把報紙裝到信封裏寄出去。 

                image011.jpg

                楊小凱、郁鴻勝等參與發行的報紙——《技術經濟和管理現代化通信》(黎振宇收藏)

                那天吃飯時,於光遠從包裏拿出來一封信,大概兩頁紙。他說,我給你找的小夥伴叫楊小凱。我看過這封信後,對楊小凱的情況大致有所了解。於光遠在給李銳的回信中,提到可以讓楊小凱到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或管理現代化研究會工作,用科協名義發函去楊小凱工作單位借調。到第二年社科院研究生招考的時候,將會根據楊小凱一年的工作情況推薦報考。 

                image013.jpg

                於光遠給李銳、李南央的回信(李南央提供√)

                學人:李南央女士在一篇名為《於光遠的一件小事》的回憶文章中提到,這是李銳先生讓她寫的,大意是向於光遠說明楊小凱的遭遇,並希望得到於光遠的幫助。李銳和楊小凱的父親楊第甫先生是老交情,也都是湖南老鄉,在革命年代就熟識。關於這篇文章還有個小插曲,李南央女士之前發表的文章中將於光遠先生的回信時●間,寫為1980年6月30日。但我去查一些史料,感覺時間有點對不上。後來我向李南央女士請教,她幫忙找出與當時往返的信件,剛好有一封信的信封上有郵戳,時間是1979年,這就證明了李銳向於光遠推薦楊小凱的時間。您的回憶也證實了這件事的前後經過。

                郁:當時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的專職工作人員就三位。馬建章是領導,擔任辦公室主任。第二位是鮑琳潔,從太原化肥╳廠借調過來,第三位就是我。我和鮑琳潔都沒有正式編制。後來第四位就是楊小凱。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由中國科協直管,科協下面有許ξ多研究會,為什麽要直管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呢?原來當時想參照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的管理模式,把它作為中國科協的直屬學會。作為直屬學會,可以獲得一定財政經費支持和人員編制。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由鄧小平批準成立,有幾十人的編①制,但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一個編制也沒有。整體而言,研究會剛成立的時候,管理比較松散,除了提供辦公室和必要的辦公用品,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學人:楊小凱借調的過程順利嗎?

                郁:具體是由於光遠的秘書劉與任操辦。總的來說,和湖南溝通比較順利,這當然與楊小凱的父親楊第甫去做工作也有關系。北京這邊,只要劉與任同意也沒問題。因為這對科協沒有什麽影響。借調人員的工資、人事關系都還在原單位。

                我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與楊小凱見面的情景,那是在1979年國慶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大概▓早上八點多。辦公室來了一個小年青,穿著一件中山裝,瘦瘦的,個子不高,看起來很老成。他第一眼看到我,就打◥招呼說,你是小郁吧?這時我也反應過來,問他,你是小凱吧?因為我已經知道他要過來工作,這樣大家就算正式認識了。

                我對他說,桌子已經安排好了。我們辦公室的桌子很有意思,可以坐八個人,像上課一樣,但不是面對面。楊小凱坐第一個座位靠著窗,我坐第二個,在楊小凱後↘面。右邊坐的第一個人是何建文,他是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的理事長。何建文後面坐的是鮑琳潔,再後面是馬建章。小凱報到後,我領著他去辦通行證,因為國家科委管理非常嚴格,門口還有解放軍站崗。我已經來了半年,對整棟辦公樓都很熟悉,就帶著他到處逛,介紹食堂在㊣哪裏,哪裏可以買飯票等。

                三、楊小凱在研究會的工作

                學人:研究會提供住宿和補貼麽?

                郁:都沒有,需要自己解決住宿。於光遠給李銳的信裏也提到,需要楊小凱自己解決住宿。我們辦公在三裏河國家科委的四樓,我自己住在車公莊北京市委黨校。當時中國社科院的馬列所在那裏有辦公場所,剛好有兩個空房間,就借給我當宿舍。

                當時國家科委辦公樓在三裏河,這個地方叫作“三科”,即國家科委、科協和科學院。三個機構在一起辦公,互相交叉的人也比較多。科委辦公樓五樓←以上就是科學院、科協。但這棟樓裏面還有一個機構叫地球物理研究所,屬於國家地震局。這個所的工作人員上班主要在郊區,六樓是他們的宿舍。宿舍非常寬敞,住的人也不多。當時我一日三餐都在科委食堂解決,吃完晚飯喜歡在五樓打乒乓球,直到晚上七、八點才回黨校休息。後來在↑打乒乓球時,我結識了一名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工作人員,他叫潘伯民,北大畢業,江蘇鹽城人。熟悉以後,他要我去弄張床,這樣就可以住在他們宿舍裏。於是我找同事借了張床,就住了進來。這樣既方便工作,也方便準備研究生考試。

                學人:當時楊小凱住在哪裏?

                郁:他住在東城區。他的姑父邱純甫時任國家經委副主任兼國家進出口委員會副主任,楊小凱就住在姑父家裏,住宿條件應該不錯。楊小凱每天騎著一輛28式自行車上下班。他♂還有個生活習慣,喜歡喝羊奶,通過喝羊奶來補充營養。當時一袋羊奶粉也不便宜。有時候,他吃完早餐來到辦公室,拿個盆子泡些羊奶對我說,小郁,來些羊奶。我有時候也會泡些牛奶,和他換著喝。

                那時我正在北師大進修,準備報考社科院80級研究生,所以經常借他的自行車去上課。當時管理不太嚴格,只要把工作做完☆即可,也不一定非得呆在辦公室。而且我晚上就住在辦公樓裏,工作時間非常充沛。白天去上課,晚上加會班就能完成工作。

                學人:當時給楊小凱安排了什麽工作?

                郁:楊小凱剛來的時候,和我一樣,也是寫信封。因為要寄上千份報紙,當時又沒有打印機,需要大家用鋼筆一份一份寫下來。另外還有一件事,每天他都搶著去傳達室拿報紙,我有時候也會去拿。每次到樓下抱回一大摞報紙,上面有很多新信息,還覺得挺有成就感。

                整體來說,當時管理工作〓做得多,研究工作做得少。因為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成立以後,在全國30多個省市有分會,還有一些部委分會,比如電力技術經濟研究會、紡織技術經濟研究會、能源技術經濟研究會等。這樣算下來,分會超過四、五十個。平時我們要和這些分會聯絡,分會有一些會議,也會邀請我們參加。另外,這些分會經常來拜訪了解情況,比如總會做了什麽,分會要做什麽,可以開展哪些活動等。辦公室就這麽幾個人,當時我還是小年青,也說不上話。小凱畢竟社會經驗豐富一些,可以去頂一下。像馬建章就特別忙,他往辦公室一坐,就有很多人過來找馬主任,這時小凱可以幫忙做一些接待工作。

                辦公室整天就像門診,很難靜下來做研究。不過信息量很大,經常要開研究會的專業認證會,還有其他各類會議。因為我想考研究生,所以平時就不做研究,主要做行政事務性工作,跑跑腿、打打雜或者偶爾出差。楊小凱日常工作和我也差不多。不過楊小凱還留了些時間和專業學者交流,比如社科院的烏家培。但我當時還沒有這個意識,也缺乏學術基礎。

                學人:楊小凱當時已經有一定研究基礎,他對哪些學術領域比較關●註,或者已經開始著手做一些研究?

                郁:在中國技術經濟研究會這個平臺,對楊小凱最關鍵的是建立了學術界的人脈。他掌握了很多前沿信息,經常會主動打電話向一些學者請教。但具體和學者討論學術問題,我參與的不多。

                學人:從楊小凱的一些書信裏面,可以看出他對學術研究的執著。他很清楚自己在追求什麽,也會主動利用父輩和自己的資源,為自己爭取機會。

                郁:當時我一門心思想考研,主要是考慮自己沒有學歷背景,一直做行政工作,難以留在北京。我沒讀過大學,直接報考研究〓生,壓力很大。這時小凱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當時,我在北師大主要學習高等數學。考研究生的人很多,甚至一些講師、副教授也在備考。上完課以後,我回來做作業,小凱經常指導我學習數學。有時候工作、學習緊張,小凱就不回姑父家睡覺。辦公樓上面的床位,我和小凱晚ξ 上輪流睡。在吃完∮晚飯和運動後,我先在上半夜睡到一、兩點,小凱就看書學習。等我起來後,小凱下半夜接著睡,睡到早上六、七點。這樣的學習狀態持續了好幾個月。有時候吃飯,小凱帶了飯碗,我沒有帶,等他吃完,我洗一洗就用他的。有時候他在樓上學習,我吃完飯,就把自己的飯碗洗洗,給他帶飯過去。

                他時常也會講起在監獄學習的經歷。看守不讓他安心學數學,有時候他頂了幾句,看守就把數學教材抄走幾天,甚至當場◇撕爛,英語書也是如此。所以為了防備書被抄走,他就把每個單詞、每個演算過程都記在心裏。他認為,只要把這些內容刻在心裏,就不會忘了。他提到,樊眏川的一本高等數學教材,從頭到尾都被他翻爛了,熟記於心。所以,楊小凱的數學功底非常好,英語單詞記憶能力也很強,這也是為什麽他在出獄後可以做英文校對工作。一個人如果有小凱這樣的學習心態,那就不得了,這種學習精神也是現在學生所欠缺的。

                學人:楊小凱的英語口語怎麽樣?

                郁:他平時說話,湖南口音就很重,拖音比較長,但還是可以聽懂。他的英語口音更重,很難聽懂。當然他後來去美國、澳大利亞求學、工作,肯定會提升很快。

                轉自《同舟共進》2018年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