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jfGua2'><strong id='jfGua2'></strong><small id='jfGua2'></small><button id='jfGua2'></button><li id='jfGua2'><noscript id='jfGua2'><big id='jfGua2'></big><dt id='jfGua2'></dt></noscript></li></tr><ol id='jfGua2'><option id='jfGua2'><table id='jfGua2'><blockquote id='jfGua2'><tbody id='jfGua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fGua2'></u><kbd id='jfGua2'><kbd id='jfGua2'></kbd></kbd>

    <code id='jfGua2'><strong id='jfGua2'></strong></code>

    <fieldset id='jfGua2'></fieldset>
          <span id='jfGua2'></span>

              <ins id='jfGua2'></ins>
              <acronym id='jfGua2'><em id='jfGua2'></em><td id='jfGua2'><div id='jfGua2'></div></td></acronym><address id='jfGua2'><big id='jfGua2'><big id='jfGua2'></big><legend id='jfGua2'></legend></big></address>

              <i id='jfGua2'><div id='jfGua2'><ins id='jfGua2'></ins></div></i>
              <i id='jfGua2'></i>
            1. <dl id='jfGua2'></dl>
              1. <blockquote id='jfGua2'><q id='jfGua2'><noscript id='jfGua2'></noscript><dt id='jfGua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fGua2'><i id='jfGua2'></i>

                學會新聞

                ...

                關註微信公眾號

                李國傑:內循環為主條件下技術創新的路徑選擇
                2020-08-13

                李國傑院士.jpg

                本文源自李國傑院士2020年8月7日在深圳華為總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年峰會”上的發言,即將發表於《中國科學院院刊》

                中央決定,發展經濟以國內@ 循環為主,形成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新格局,這是針對國際形勢變化做出的重大決策。根據這一決策,我國技術創新與產業發展的路徑也應當做適當的選擇和調整。我扼要■地講3點粗淺的認識。

                1、在堅持對外開▽放的同時,更加重視對內改革

                通過對外開放,中國獲取了全球化的紅利。在美國政府帶頭“去全球化”、試圖阻止中國發展的今天,我們仍然︻要堅持對外開放的發展戰略,但發展的動力更多地將從“對內改革”中獲得,應加大國內改革的力度。

                40年前的改革開放來自思想大解放,現在進行更深層次的改革,需要又一次思想大解放。面對新的形〇勢,對過去已形成定式的慣性思維要進行一次認真的清理和揚棄。

                2016年,麥肯錫公司發表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國金融行業的經濟利潤占到中國經濟整體經濟利潤的80%以上(美國為20%)。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中,中國前10名最賺錢的企業中有7家金融類企業。上榜《財富》世界500強的108家中國非金融類企業的平均利▂潤只有19.2億美元,只有美國上榜非金融類企業平均利潤的1/3。

                這說明過去的40年中,國內的財富分配是向資本傾斜,沒有充分體現技術和勞動力等生產要素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講,許多企業都在為銀行打工,“錢生錢”比“技術生錢”容易,這必然會抑制高技術產業々發展。高房價、高利率是內循環的最大障礙。

                發展內循環為主的經濟,首先要改革的就是從“以資為本”轉向“以人為本”。一個國家要跳出“中等收入陷阱”,必須大力發展促進高就業和技術不斷進步的高技術公司,才能避免“內卷化”,帶動國內產業鏈和人均收入的提升。

                內循環的主要貢獻者是中小微企業,特別是創新型中小微企業,中小♀微企業大多數是民營企業;還有就是個體經濟。國內改革的另一個重要方向是淡化姓“國”姓“民”的所有制界限,努力形成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密切合作的舉國體制。

                2、更加重視教育和人才培養,發展上遊產業、基礎產業和工具鏈產業

                以內循環為主發展經濟,短板在上遊產業,美國政府也是在上遊基礎產品上卡我們的“脖子”,所以我們要下定決心補好這一塊短板。

                集成電路和基礎軟件是數字經濟的基礎,國家應將形成14—3 nm集成電路生產能力納入國家“新基建”計劃,將開發自主可控的EDA軟件、光刻機等集成電路專用設備和專用材料當成新時期的“兩彈一星”,啟動和組織數萬名科研人員參加的國家重大科技專項,爭取5—10年內基本改變受制於人的局面。

                發展上遊基礎產業一定要有自信心。今年3月,美國波士頓咨⌒ 詢集團發表一篇研究報告指出,“如果中美技術脫鉤,美國半導體行業總收入將下降37%,其全球份額將從48%降至約30%,必將失去該行業的全球領導地位。相反,中國半導體╳行業的全球份額將從3%增長到30%以上,從而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導者”。歷史已ξ經證明,凡是其他國家已經做成的事,不管多麽復雜,迎難而上的中國科研人員一定能做成。

                發展上遊基礎產業,源頭是基礎研究,關鍵是人才。我國在引領性的基礎研究方面成功的案例不多,在知識的“無人區”探索的科研人員較少。

                今後要激勵一部分有天分的學者做好奇心驅動的標新立異的原創性研究,通過發散的基礎研究開辟意想不到的技術途徑,我稱為“廣種奇收”。要Ψ鼓勵更多的科研人員做目標導向的研究,啃硬骨頭,不但為國防,而且為骨幹企業提供“殺手鐧”技術。

                工具鏈是彌補人才缺口的重要幫手,要努力打造工具鏈和公共開發平臺,大幅度降低集成電路和人工智能等高技術企業的人↘才門檻。

                集成電路已經升級為一級學科,建議加快大學和科研機構相關學科與資源的優化布局,加強研究型大學和戰略科研機構建設,將增加的集成電路等專業的數萬碩士、博士研究生招生指標,優先分配給承擔“卡脖子”工程的研究型大學和戰「略科研機構。

                3、下大功夫培育自主可控的生態系統,形成自己的技術體系

                信息技術之爭本質上是體系的競爭,我國信息領域一直缺乏自己的體系。正因為沒有自己的體系,所以長期以來處於跟跑地位。必須清醒地正視我國在工藝和設計能力上比美國差的事實,應該揚長避短,采取用先進的技術體系彌補元器件落後的策略。

                成功的產業生態系統大都是市場競爭中無數企業和用戶自發選擇演化而成的,不是某個ω企業按照預定設計“構建”起來的。從關註自我的輸贏升華到關註整個產業生態的發展,理念上要做重大調整,華為提出,管理你情我願的合作比對付你輸我贏的競爭要難得∞多,這是認識上的飛躍。

                一般而言,產生新的產業生態系統的動力來自新的應用需求,對現在流行的軟件全部重頭再來移植另造新的生態系統代價巨大,難以得到軟件☆廠商的支持。因此,明智的決策應當是已有的應用兼容主流生態系統,針對新的應用爭取培育新生態◆系統。

                對後發國家而言,兼容國際主流生態系統不是我們的目的,而是尊№重人類文明進化歷史的務實選擇。由於兼容國外主流生態存在脫鉤和斷供的※風險,采取兼容策略的國內企業必須以10倍的努力加強自主創新,準備好充足的“備胎”,在已引進的知識產權基礎上自主分叉發展。

                培養一個能成為主流應用的生態系統需⌒要巨大的投入,花費的人力、財力可能比建卐生產線還要多。國家應統籌規劃,把培育自主可控的產業生態系統作為信息領域的頭等大事,從人才培養、知識產權布局、標準制定、產∑ 業鏈銜接、政府采購和應用推廣多個維度下手,爭取10年內見到成效。

                4、發揮骨幹企業的中流砥柱作用,構建企業命運共同體

                過去一講發展科技,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大學和科★研機構,我們常常講:科技強則國家△強。我認為,真正實現科技強國的路徑是,科技強則企業強,企業強則國家強。

                一個國家強盛的基礎是有一批世界領先的高科技企業。華為已經不是單純的一〖家企業,而是中國人才、科技等綜合實力的表現。2019年,華為的研發費用高達1317億元人民幣,接近全國高校ζ 的科研經費總投入(2018年為1457.9億元),遠遠超過中國科學院當年的科研投入(約800億元),從投入可見華為在中國科技發展中的地位。

                從這個意【義上講,支持華為度過難關也是保衛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成果。國家應通過“新基建”計劃大力支持華為保持在5G基站領域的領先地位,組織全國∴力量盡快實現5G基站芯片的國產化。要大力提升政府科研經費投入效率、優化投入結構,扭轉目前政府科研經費投入中研發經費(R&D經費)占比過低的局面【。

                發展國內循環為主,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經濟,必須√發揮骨幹企業的中流砥柱作用。政府應支持企業做優做強,而不是盡力幫助企業做大。我國應向德國學習,大力提倡發展強而不大的企業,不要鼓勵企業攀※比規模。

                要在國際上形成人類命運共同體,首先要在國內形成企業命運共同體。但是,目前科技界和企業界還是沒有形成一致對外的合力,同行企業之間還是在“窩裏鬥”。你死我活的同行企業▆競爭思想幾乎已經是每一個企業的行動指南,很少有企業想過如何與同行企業“共生”“共贏”,形成命運共同體。

                中國培育不出一個有重大世界影響的開源軟件,沒有形成主流的信息產業生態系統,不僅僅是技不如人,還有深層①次的文化原因。國外的企業之間競爭也很厲害,但必要時企業之間還是能開展競爭前的合作,20世紀70年代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崛起就是同行企業競爭前合作的結果(由垂井康夫倡導)。

                中國企業ω 現在最缺乏的是競爭前的合作,現在必須改變“同行是冤家”的傳統思維,樹立企業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才能讓以內循環為主的經濟走上良性發展軌道。要註重發揮政府在企業競爭前研發合作的引導作用◎,改變目前國家科技計劃項目安排方式,按照激勵相融原則,引導企業在競爭前共性關鍵技術上進行研發合作、協同攻關。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核心技術︾研發上,強強聯合比單打獨鬥效果要好,要在這方面拿出些辦法來,徹底擺脫部門利益和門戶之見的束縛。抱著寧為雞頭、不為鳳尾的想法,抱著自己擁有一畝三分地的想法,形不成合力,是難以成々事的”。我們一定要落實總書記的指示,大力加強企業間的聯盟與合作,共同應對美國政府的打壓,通過做強企業實現強國夢。

                總監制:楊柳春

                責任編輯:張帆

                助理編輯、校對:PAN

                排版:立夏

                (來源:中國科學院院刊  2020年8月13日)